Alastor Moody

深入一个异质文明的情感深处,看到另一种价值观的庞大底座。

© Alastor Moody | Powered by LOFTER

钢笔、手表、相机

手机普及之后,手表、钢笔、相机的功能都可以在手机上实现,不过最近我陆续回归了这三样东西。

首先是钢笔,想做点笔记,写写画画,留下自己的笔迹。电子笔记纵然方便,快速同步,但手机触屏打字是种痛苦,写下来的东西似乎更容易记住。现在每晚夜深人静之后,我会一个人坐到书桌前,远离手机,读一首金圣叹选批的杜诗,然后再抄到笔记本上。一种无所求的心态,不需要有什么用,不需要什么干货。也许是厌倦了手机屏读的浮皮潦草,回到书桌会感到久违的宁静和安详。

本来想买华为watch2智能手表,可以装手机卡独立通话,还有监测心律这些功能,平常跑跑步还是不错的。但是电池要两天一充让我放弃了,这样的手表我得两天伺候一回,虽然能取代部分手机的功能,但手机还是得随身带,来个消息手表通知我一下,这样的“智能”手表实在是鸡肋,最后选择一款卡西欧的gshock系列传统表。买手表主要是因为我总是踩点上班,老要把手机掏出来点亮屏幕看时间,然后锁屏再装回裤兜这个过程确实繁琐。另外我还想要手表的闹铃功能,这样睡觉时就不用把手机带到床上,养成不看会儿手机也能睡觉的习惯。实验了几天,奇迹出现了,从前是闹铃响了还要小睡两次才起得来,现在几乎每天都能自然醒,很少是被闹铃叫醒的,感觉每天都在过周末。

翻出那台老旧的佳能g5是想给宝宝照相,手机照的总觉得少点什么味道。拿起这台仅500万像素的相机,我会更多的考虑构图,用光,感觉自己是在摄影,而手机仅仅是在照相,不否认手机也能拍出大片,但手机照相还是有些短板:弱光画质差,拍摄动态的东西经常糊掉,无光学变焦。

这三样东西,把我的时间从手机那里抢了一些回来,感觉很好。能够多一些沉淀,少一些琐碎。

评论